?冬猎是圣鸢尾帝国新年庆典的重要一环,当然,其中的娱乐性只有贵族能享受到。
    贵族不会管民众为了跟踪和捕猎魔兽而可能付出血的代价,他们只管享乐,只管享受猎杀魔兽的快感。
    皇家御林园,将整个鹰头山圈了起来。今天正值大学,而贵族们一个个内心火热,跟随者皇帝陛下在林园入口聚集。
    狩猎是男人的浪漫,也是女汉子的浪漫,但不是邵无尘的浪漫。他更喜欢的是在这个雪天,待在屋子里,享受火炉的温暖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斯旺卿,波利斯维奇卿身体有恙回去休养了,这次冬猎只能你来给我打下手了。”安德鲁·康特威尔身披大氅,他牵着缰绳,右臂擎着苍鹰对身边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笑着说。
    红发胖子就是阿兰的父亲,卢瓦公爵兰瑟·斯旺,他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就像他的头发一样红。面对皇帝陛下的信任,他当然要谄媚一番。由于那赞美之词太过繁琐,便在此不一一赘述,无非像什么大海水一样滔滔不绝罢了。
    在场的贵族们一个个露出笑脸,哪怕是装也得装出来,而安德鲁也是从侍从手中接过七八页的演讲稿开始读起来。嗯,往年可能是照本宣科属于棒读,但今年因为加冕为皇,安德鲁很兴奋,所以稿子念的是饱含情感。
    然而,再有情感的念白对于邵无尘而言也是枯燥乏味的。
    “左牵黄,右擎苍,千骑卷平冈。”邵无尘没来由自语了一句地球时代的诗词,不过因为他所处的位置离贵族较远,所以只有旁边的苏轻雪听到他说话。
    本来今天七条凛想来,不过被邵无尘以保护莉洁安缇为由拒绝了,当然,真正原因有二:1.冬猎必有阴谋,邵无尘又想来看看皇帝老儿耍什么花枪,要是告诉女仆长,那凛肯定不同意他来。2.只要苏轻雪和他在一起,就算魔导师和剑宗下黑手,他也是能逃走的。
    “邵无尘。”
    “叫爸爸。”
    “亲爱的。”
    “好吧,我投降,你还是叫我名字吧。”
    看着举起双手的邵无尘,苏轻雪仿佛恶魔一样得意笑着,她白嫩的手指点了下嘴唇,问道:“邵无尘,别犯神经了。说起来,香槟公爵那个胆小鬼听说你要参加冬猎,吓得立刻回家养病。那么这次你来,是为了罗伯特伯爵吗?”
    知父莫若女,苏轻雪猜对了。十七年前赫里斯塔夏家族的灭门惨案的帮凶就有罗伯特,邵无尘此次前来确实打算拿这个于尔娃的邻居开刀。
    “这帮贵族精明的很,既然能推算出我待在王都的理由,那冬猎不搞鬼才怪。你看那个罗伯特,已经偷偷看我们三次了,那一脸心虚害怕的样子,一看就是赶鸭子上架,被逼参加冬猎。”邵无尘指了指那个胆小的家伙,嘲笑着。
    苏轻雪披着紫色的大氅,腻着鹅绒领子,红色的眼睛眨了一下:“既然你知道罗伯特是诱饵,那你确定要上钩?”
    邵无尘摸着手指,感受着寒风,他看着直抒胸臆的皇帝陛下,嘴角微翘:“渔夫钓的不是鱼,是绝望。冬猎要持续三天,今天就放过罗伯特,让他感受一下恐惧。这群欺压百姓的贵族,养尊处优惯了,也是时候让他们明白自己的肤浅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邵无尘没有继续说下去。不过,一旁的银发美少女如同他肚子里的蛔虫把后面的话说出来:“他们对于能够孤身闯入魔王城取得胜利的勇者没有任何力量认知。”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安德鲁·康特威尔扶了下皇冠,高声宣布:“各位,让我们享受野性的欢乐吧!”
    号角响起,贵族们骑着骏马向被白雪点缀的森林跑去。
    邵无尘和苏轻雪相视一笑,却和皇帝陛下选择不同的路进入林中。
    为了满足皇帝陛下狩猎的需要,帝国的鹰犬们自然会搞些实力较弱的魔兽扔进森林,而且数量不会太少。这不,两人骑着马才进林子没到半个时辰,就已经开始露天烧烤了。
    两只魔兔,一头魔鹿。
    邵无尘架起烤架,拿着签子翻滚上面的烤鹿肉,那香气扑鼻让旁边的苏轻雪双眸发光。
    “嗯,可以吃了吗?”
    “等会儿,还差点火候。喂,别用火球术,你想吃烤碳吗?”邵无尘瞪了苏轻雪一眼,见对方吐了吐舌头缩回脑袋,他也是摇摇头。“小馋猫。”
    苏轻雪愣了一下,她赤红的瞳孔变得不像人类,顶了一句嘴:“你这是在侮辱我,我可是高贵的……”
    当时,邵无尘就打算道歉了,毕竟女人不讲理起来是真的没法说理。但美丽的银发少女突然眼珠一转,仿佛想到了什么,竟然直接从后面抱住了他。
    “咕嘿嘿,好啊,小馋猫就小馋猫。如果是你的话,我可以当温顺的小猫咪,原来你喜欢这样的play。”
    邵无尘也是直接翻了翻白眼,他拿着调料往上撒了一下,将肉串放入盘中:“我嘴就是贱,不知啥时候就立了flag,苏大小姐,你把刚才的flag拆了吧!我只想安静地做个料理大师。”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当做回忆,以后想起来都觉得甜!”苏轻雪接过盘子,就猫在大石头上吃起了烤肉,边吃还咂着嘴:“手艺还是那么棒,这破宫殿的御厨做饭水平根本赶不上你。邵无尘,你复仇成功后,干脆我们隐居吧,开个小饭店如何?”
    邵无尘将新的烤串放在架子上,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手颤了一下,喃喃自语:“隐居吗?呵呵。”
    他仿佛在想象苏轻雪讲述的场景,但那对于他而言似乎是一个梦。
    “呃,我觉得不够吃的。”
    “大小姐,三只兔子都进了你的肠胃,这魔鹿也快吃完了。你还饿啊?”
    “切,只要我想吃,吃多少也不够。你说这满森林的猎物,一个个打多累啊,干脆我一把火烧光森林,保证那帮魔兽跑出来!”
    邵无尘吓得手上的肉串差点掉了,他立刻侧头警告:“放火烧山,牢底坐穿。我们是打猎的,不是纵火犯,你还嫌最近我上的头条不够多啊?”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