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破败的街道上,梦魔与邵无尘尽情厮杀。
    克劳德·瑞恩手中的骨矛终于不堪冰剑的挥砍断掉了,而先前的嚣张气焰也焉了。
    “纳尔加魔国的四骑士之一,外界包括你们魔族也认为你是四骑士中最弱的。”邵无尘走近,一剑劈了过去,剑被克劳德突然变出来的圆盾挡住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邵无尘一脚踹在盾上,巨大的力道让克劳德拖地翻滚到十几米外。
    “但该说毕竟是梦魔吗?在梦里,你的实力比那三个家伙强多了。或许,这就是你被魔王重用的原因吧。”邵无尘继续接近,但是向前走了两步停住了。
    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邵无尘脚下,他褐色的眼瞳映着克劳德·瑞恩得意的笑容,冷冷问了句:“这就是你的底牌吗?”
    克劳德·瑞恩站了起来,他将凹陷的圆盾扔掉,振臂高喊:“伟大的勇者啊,人类的希望之星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十二级魔法,极乐幻境。”
    破败的街道开始发生变化,坍塌的楼房如电影倒带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。
    冰霜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繁华的城市,唯一存在的是天空的沙漏虚影,但下方为生计奔破的人类都没注意到它,或者看不到它。
    邵无尘眯了眯眼,此时的他正站在公路上,一辆高速行驶的满载大卡车正撞向他。
    失落大陆精通这类法术的人不少,但能够在邵无尘的梦境里暂时顶住冰霜侵袭的,他只遇到过克劳德·瑞恩一位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梦中世界,不断模拟现实世界的法则。高速运行的大卡车携带着巨大动能传递给邵无尘,然而结果只是在反作用力下散架。
    行人尖叫着逃走,也有作死的围观者拿出手机拍照,然而邵无尘不关心这些,因为他们都是不存在的,他们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。
    “克劳德·瑞恩,这类梦杀术的核心就在于让当事人以为自己并非在做梦。我必须赞赏你法术的高超,在我冰霜侵袭下还能够做出这样的挣扎。”邵无尘看着赶来的诸多警车,看着警察掏出手枪对他进行扇形包围圈。
    邵无尘左手一甩,一枚冰锥飞出,那结实的防爆盾立刻被贯穿。
    “放下武器!”拿着喇叭的警官大声喊着,医务人员将受伤的警察抬走治疗。
    邵无尘无视他们,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,只是转身一剑。
    本该死去的卡车司机手上拿着尖刀想要偷袭,却被邵无尘这一剑贯穿了胸膛。
    “桀桀,邵无尘,没有用的,梦里的我是无敌的,你杀不死我!”卡车司机狰狞地大吼,整个身形化为黑烟消散了。
    子弹从背后袭来,如雨点打在身体上。
    哗啦啦。
    子弹未能穿破邵无尘的防御悉数落地。
    “怪物,什么鬼?”
    “呼叫总部,呼叫总部。平安路中段这里发生重大犯罪事件,请求支援,请求支援!”
    邵无尘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仿佛在对空气说话:“克劳德·瑞恩,我原以为你是梦魔界老人,手中底牌必为高招,想不到逻辑如此粗鄙拙劣。遇到你不懂的世界,不要瞎想脑补。”
    挥手间,寒风吹过,所过之处的人和物都被冰霜覆盖。
    慌张的表情,绝望的表情,恐惧的眼神,夸张的姿势……一切种种皆被冰封成为记忆。
    “我的世界里,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第一到现场的警务人员是交警,他们不会上来就带防爆盾。”邵无尘自语着,旁边的小铺突然坍塌,一辆坦克冲了出来。
    邵无尘微微侧目:“我所生活的城市虽然有军队驻扎,但哪有这么快就来的。哦,克劳德·瑞恩,你在慌张。”
    轰!
    炮弹从漆黑的炮筒里飞出,那威力可以让一栋小楼塌掉,然而,这旋转的炮弹却被一剑劈开,而剑气也让坦克变成两半。
    “克劳德·瑞恩,我的世界可是低魔接近无魔的世界。现在的我,对于热兵器毫无恐惧之心。”邵无尘抬起头,他看着从天而降的导弹:“就算是核弹,也杀不死我。”
    轰!
    巨大的冲击波讲地皮掀起,楼层震塌,蘑菇云在城市中心升起,强光遮蔽了一切。
    滋——
    一把蛇形匕首扎进了邵无尘的胸膛。
    邵无尘嘴角溢血,他看着眼前狞笑的克劳德·瑞恩,当然,现在的梦魔披着艾尔莎的皮。
    “藏于核弹中,你很聪明。”邵无尘擦干血迹,他想要抓住他,但易容成艾尔莎的梦魔退开了。
    克劳德·瑞恩伸出舌头舔着刀刃上的血,现在他的形象因为是美人所以显得妖艳:“你果然和魔后一腿,刚才如果你没犹豫,我也得不了手。”
    邵无尘微微眯眼,他举起剑,寒风呼啸,这个世界再次被冰雪掌控。
    “得手?克劳德·瑞恩,你这是虚张声势还是傲慢自大?”邵无尘突然笑了,他自嘲道:“我也很傲慢,也很暴躁。尤其在梦中,我内心的欲望更加肆无忌惮。”
    冰层下窜出一个个艾尔莎面容的刺客,她们手持各种武器,有长枪,有十字剑,有双刀甚至还有用现代火箭筒的。
    “极乐幻境第一步,以当事人内心恐惧为模板,构建世界,消灭灵魂,杀死肉体。”邵无尘回身一剑贯穿拿着斧头劈来的梦魔分身,带黑烟散尽,他左手一招,另一个“艾尔莎”被吸过来扼住了咽喉。
    咔——
    扭断了梦魔分身的脖子,他褐色的眼瞳充满了杀意,嘴角的笑容代表他在享受杀戮的快感:“极乐幻境第二步,全面入侵当事人梦境,两个梦世界的碰撞,骚扰、暗算,无所不用其极,不断消耗对象的精神。”
    “你已经受了伤,还能坚持多久?血都好流光了。邵无尘,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,你杀得完吗?”最近的“艾尔莎”拿着镰刀冷笑,她冲了上来,结果没过两招就被邵无尘抓住破绽砍下了脑袋。
    死了一个分身,更多的分身出现,无穷无尽,密密麻麻,仿若蚁群想要咬死大象。
    邵无尘胸口的伤痕愈合,而浸染了鲜血的冰原长出一朵朵曼珠沙华,转眼间,他走过的路成为一条长长的红地毯。
    “无穷无尽的恶念,这只是世人的错觉。克劳德·瑞恩,你不该和我打消耗战。”邵无尘看了眼天空的沙漏虚影,他身后的曼珠沙华的花瓣飞到空中,看似轻柔,但每触碰一个“艾尔莎”都会将其同化成新的花圃。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吟唱冗长的咒文,不需要设置繁杂的魔法阵。”邵无尘再次挥了一剑,剑气被很多持盾的“艾尔莎”挡下,然而她们的后方被曼珠沙华偷袭到了。
    邵无尘停下步子,他看着一群又一群的“艾尔莎”飞蛾扑火,他看到一个又一个魔法轰了过来。
    身形消散,五颜六色的魔法轰在大地上,卷起飞雪。
    邵无尘消失了?不,邵无尘无处不在!
    风是邵无尘,雪是邵无尘,花也是邵无尘。他既是一,也是万,是这个世界本身。
    密密麻麻的“艾尔莎”大军被曼珠沙华和冰雪吞噬着,来多少死多少,而当天空的沙漏虚影到达了终点,这场消耗战也迎来了尾声。
    残垣之间,克劳德·瑞恩倚靠在墙角,恐惧地看着外面逐渐包围的冰雪与花瓣。他的魔力濒临枯竭,连维持“艾尔莎”的伪装都做不到了。
    一片雪花从空中落下,是如此的平凡不起眼,但落地时,邵无尘的身影从中出现。
    还是那身普通的法师袍,还是那个淡然的神色,可现在看来,克劳德·瑞恩有了别的感觉。
    “你说你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,但这里,我是整个世界。”邵无尘手持冰剑,一步步走近。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对精神世界有如此的掌控力!你现在不是已经是大魔法师了吗?为什么,为什么你比魔导师的梦境还要稳固!你不是人,你是怪物!”克劳德·瑞恩双目通红,整个人显得疯癫,他退无可退,直接跳起来挥舞着拳头,以最原始的方式进攻持剑者。
    然而,结局已经注定,克劳德·瑞恩被拦腰斩断,随风而逝,形神俱灭。
    “被梦魔说怪物,真是讽刺啊。更讽刺的是,他说的没错,我是怪物。”邵无尘喃喃自语,他看向天空,太阳从云中露头。
    温暖的阳光无法融化这里的冰雪,他一个人在冰原里站着是那般的孤独寂寞。
    “该醒了。”
    ···
    睁开眼时,现实世界依然是黑夜。梦境是漫长的,但在他的操控下,那漫长不过是现实世界的10秒钟。
    “你似乎做噩梦了呢。”苏轻雪倚靠在旁边睁开美目,尽管现实世界过去的时间很短暂,但敏感的她还是察觉到奇怪的地方。她耸了耸鼻子:“刚才感觉到魔族的气息,不过现在又消失了。”
    邵无尘撇头看了漂亮女儿一眼,露出笑容,安慰道:“放心睡觉吧,做个好梦,只是在梦里捏死了一个虫子罢了。”
    “哦。”
    “轻雪,我问你,我是怪物吗?”
    面对邵无尘突如其来的提问,银发美少女又给营地施展了一个防御结界,闭上眼睛:“我不也是怪物吗?所以我们两个怪物在一起很合适。”
    “可我没法永远陪在你身边……轻雪,答应我,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迁怒这个世界,别和神话里那个怪物一样毁灭世界。”邵无尘笑了笑,他看着扭过脸睡觉的苏轻雪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,尤其这名少女在偷偷哭泣。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