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拯救世界这种事还是另请高明吧 > 第七章 皇宫魅影
    ?冬猎早早结束,贵族们达到了目的,回到皇宫举办了盛大的宴会。当然,皇帝与大公们也向圣女莉洁安缇表达了对于邵无尘之死的哀悼,换来的是莉洁安缇一句“滚出去”。
    来自边远伯爵领的少女,成为圣女后有了让皇帝也忌惮的地位,但不是谁都能快速完成这种心理转变的。莉洁安缇敢于对皇帝发火也是因为邵无尘的死讯刺激到了她,她一个人反锁在屋里,以泪洗面,就连女仆长都不肯见。
    自然,圣女没有参加宴会,而享受宴会的王公贵族觥筹交错。
    不知道内情的,见皇帝开心,也是上前奉承。知道内情的,自然觉得邵无尘死的好,心头之患除掉了一个,不为人生一件美事。
    宴会上,贵族们少有的真情流露,庆祝邵无尘的死亡。而在持续了三个小时的宴席结束后,醉醺醺的贵族们回到皇帝安排的各自寝室,准备休息一夜后于次日清晨离开王都。
    香槟公爵,迈克·塔罗兰在宫廷女仆的搀扶下躺在柔软的床上,呼呼入睡。而在美梦中并没有沉浸一夜,他被寒冷冻醒,揉着惺忪睡眼,凭借法师的夜视能力看墙上的挂钟。
    “两点,啧,怎么这么冷。”香槟公爵从椅子上取下大衣披着,他睡意全无,心跳加快,总感觉一股危险潜藏在黑夜里。
    但是,理智上说,他身处皇宫,外有侍卫把守,最大的威胁邵无尘已经死去。至于其他的刺客……
    邵无尘的那些同伴都有侍卫在旁边监视着。而且,魔导师杰克和剑宗罗姆都在那边镇守,他自己也有实力。
    “我真是压力太大了。”迈克叹了口气,他想打开窗呼吸外面的空气,但发现窗户仿佛与周围的空间固定在一起,纹丝不动。
    迈克当时就惊出一身白毛汗,他看到玻璃的倒影除了自己还有……
    猛转身,他看到的是空气,可那危险的气息还存在,心中的恐惧还存在。
    “卫兵!卫兵!”迈克大叫着,同时开始布置防御结界。
    然而,声音无法穿透墙壁与门扉,这个房间已然被神秘的力量掌控。
    香槟公爵看向那面巨大的镜子,上面有他的影子,然而渐渐的也出现了那个恶魔的身形。
    “邵……邵无尘!”迈克见鬼一样后退到墙角。
    镜面如水荡起了涟漪,邵无尘从镜中走来,他嘴角翘起一个邪恶的弧度。
    “迈克·塔罗兰,威震帝国的香槟公爵,你为何如此惊慌?”邵无尘笑着,他的身形仿若电磁波干扰的屏幕一样有些扭曲。
    兹——兹——
    伴随着偶尔嘈杂的电流声,邵无尘伸手甩出一枚冰锥。
    风色结界出现,冰锥被切割成碎末散落在地。
    迈克已经顾不得身为公爵的风度和威严,他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恐慌:“你是人是鬼?”
    “我是人,也是恶鬼。但这不重要吧?至少对你而言不重要,香槟公爵,迈克·塔罗兰,我来此,正是取你性命。”邵无尘微笑着,但这个笑容让公爵感觉自己在面对死神。
    迈克双手一推,魔法阵在前方生成,准备的魔法已经开始运行。
    九级魔法,风刃千舞。
    成百上千道的风刃从各种角度围剿邵无尘,它们碰到了水状结界,也在削弱水状结界。
    “管你是人是鬼!”迈克从墙角走出,房间下方,天花板上方,墙壁都布满了魔法阵。
    九级魔法,狂风囚笼。十二道小龙卷结成一个鸟笼将邵无尘罩起来。
    七级魔法,风之枪。六根风之力幻化的长枪透过鸟笼的缝隙扎向其中的猎物。
    “我在此处祈求风精灵的庇护。您的自由让我向往,您的力量让我臣服,我如是谦卑,我如是弱小,被黑暗所包围,遭受恶魔的威胁。请赐予我力量与勇气,让我在黑暗中不再恐惧,不再迷茫。我要冲破死亡的枷锁,奔向自由的天空……”
    迈克单膝跪地,如是祈祷,也是在念咒。
    咒文让他集中精神,让他把我好魔力运行的速度,把握好魔法构成的节奏。
    十级魔法,风之低语。
    整个房间仿佛有一个中性的声音在回荡,而音波所到之处全都开始遭受风之力的切割。
    精美的金属饰品成为铁块,舒适的大床成为木片。墙壁满是触目惊心的划痕,但那禁锢之力始终让这里的魔力不会外泄。
    邵无尘的身形在风中消散,这让迈克看到了希望。
    片刻,屋里空荡荡的,只有施法者迈克·塔罗兰还完整。
    香槟公爵起身,看着自己的杰作,喘着粗气:“结束了吗?为什么,皇宫有魔导师坐镇,有教会的神术庇护,幽灵这东西怎么可能在皇宫出现呢?”
    然而,那让他发疯的男声再次传来:“我可是从冥河爬出来的男人,从地狱里返回人间的恶鬼。你觉得那圣光能够阻止我在这里徘徊吗?”
    兹——兹——
    邵无尘的身形再次出现,他上前,在迈克还要反击时挥手。
    虚空中出现五道冰链将四肢与脖子锁住,邵无尘看着猎物,左手凝冰成剑刺进了对方的腹部。
    “啊!”迈克喉咙里发出凄惨的叫声。
    然而,这声惨叫换来的是脖子上冰链的紧缩,他的声音很快就被锁在喉咙里发不出来。
    “魔法师不会窒息而亡真是太好了。”邵无尘笑着,右手又变出一柄冰剑刺进香槟公爵的肩膀。“放个十级魔法还需要吟唱,这段时间我都可以往身上扔好几个同级别的结界了。”
    迈克疼得直冒汗,但他发不出声。
    “我曾听闻公爵大人年轻时也是个天才,在你30岁那年就已经是大魔法师了。几十年过去,你连一个十级魔法都做不到瞬发吗?对别人可能很难,但对于曾经天才的你,如果你真的努力修炼,会到现在这地步吗?”邵无尘依然笑着,如恶魔般笑着,一剑又一剑地插进香槟公爵的身体。“你真是怠惰啊,明知道仇家这么多,还贪图享受,止步不前。”
    最终,邵无尘见公爵奄奄一息,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,他伸手按在公爵的额头。
    搜魂术,然而这洞悉灵魂记忆的魔法让迈克·塔罗兰鼓起勇气进行最后的挣扎。
    “你可以反抗,你可以憎恨,但是你的反抗会让我选择杀死你的家人。塔罗兰家族,我会一个不留地杀死。然而,如果你肯配合我,交出当年迫害于尔娃的罪者名单,那么,我可以允许你的灵魂回归冥土。”邵无尘冷冷地说,依然粗暴地搜魂。
    疼痛在这时候没有意义。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迈克大吼着,他终于能够喊出声音了,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肉体。
    是的,月光透过窗子照亮房间,他的肉体已经死亡,而灵魂被邵无尘提了起来。
    下方,透着火焰的洞口出现,漆黑的锁链拽着香槟公爵的躯体,然而只要邵无尘不放手,他就无法进入冥界。
    “看来你死后是地狱呢,作恶多端的公爵。选择吧,配合我,你下地狱受苦。不配合,我直接让你形神俱灭,你将永远消失。嗯,顺带着,我不介意做恶人,灭你的家族。”邵无尘冷笑着,他褐色的眼瞳透着阴狠。
    最终,香槟公爵选择了屈服,他的灵魂被锁链拉入地狱,等待他的是审判。然而,那洞口并没有立刻合上,更多的锁链飞出将邵无尘捆绑。
    “抱歉,我还不能死。”邵无尘褐色的眼瞳平静地看着洞口,身上的锁链悉数消散,而洞口合上了。
    看着公爵的尸体,已经达到目的的邵无尘并没有感到任何喜悦,而是打开窗户,化为一道清风离开了。
    须臾间,邵无尘再次聚风成形,立于屋顶,而有人找到了他。
    并非魔导师杰克,也非剑宗罗姆。
    苏轻雪,穿着白底金纹的凤凰旗袍的银发少女等着她。
    然而,当邵无尘走过去的时候,身后也传来了另一个女孩的呼喊。
    “邵无尘,你果然没死。”
    蓦然回首,邵无尘褐色的眼瞳微微一缩,他看到那英姿飒爽的女仆长正冷冷地看着他。
    “邵无尘,你这次玩笑开大了,大小姐以为你死了,在房间里泣不成声。我虽然知道你不会有事,但也很愤怒。”凛突然上前,拔出太刀。
    月光下,刀刃泛着寒光,可是这一刀终究只是停下,贴着邵无尘的脖子却没有继续前进。
    “你杀死香槟公爵的过程我都看到了,当时我还真以为你是恶鬼,可现在,你确确实实是人类。你给我一个解释,尤其是,地狱审判罪人的锁链为什么会缠上你。”女仆长七条凛苍冰色的眼瞳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    苏轻雪在一边默不作声,她不需要出手阻止,反正女仆长不会真砍下去,而且就算砍了,邵无尘也死不了。至少,这一刀的力量不够。
    “凛,我是魂修,你应该知道。幽灵的力量我能掌握并不奇怪,最初的魔法师也是普通人,也是通过灵魂来施法的。”
    “那么锁链……那个只能束缚死后的灵魂,你既然是活人……”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的罪孽已经让冥河不惜突破生死法则也要将我拉回去。”邵无尘笑着,可是这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让女仆长颤抖地后退,太刀收回疯狂摇头。
    女仆长自语:“不可能,不可能,那只是传说,还没有谁可以让审判之锁这样疯狂,你何德何能,凭什么能让冥河如此怨恨你。”
    邵无尘笑着上前,伸出手摸着少女的脸颊:“以后,我会告诉你一切,但现在不是时候。凛,保护好温蒂,这个夜晚会持续很久。我要让贵族们精神崩溃,这帝国长夜里,让他们的血铺成地毯,供圣女践踏。”
    次日,太阳并未升起,准确说,皇宫依然处于黑暗。
    安德鲁和贵族们在大厅议事,追问魔导师杰克发生了什么。而恰在此时,有侍从前来慌张禀报,带来了香槟公爵的死信。
    自然而然,贵族们三五成群跟着皇帝走向凶案现场。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!”有贵族已经受不了香槟公爵凄惨的死状。
    更有甚者,有人已经当场呕吐。
    安德鲁走过去,他看着死尸,很快就被墙上的血字吸引了。
    香槟公爵的死亡完全没有那行字带给皇帝的恐惧严重:安德鲁·康特威尔,这只是开始。
    ;